• <mark id="lj53u"></mark>

    <code id="lj53u"></code>

  • 
    

    <bdo id="lj53u"></bdo>

    廣東尊圣中醫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EN
    Q Q
    咨詢
    Q Q
    咨詢
    行業資訊

    國家衛健委主任、黨組書記馬曉偉談“抗疫答卷”:中西醫結合、中西藥并用

    2020-04-29

           新華社北京4月27日電(記者陳芳、陳聰)4月24日,湖北重癥和危重癥患者清零;4月26日,武漢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這標志著以湖北、武漢為主戰場的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階段性重要效果,湖北省、武漢市疫情防控已由應急性超常規防控向常態化防控轉變。

           面對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如何快速遏制疫情蔓延趨勢?面對病例數量激增,如何解決收治難題?在社區傳播大量發生情況下,如何爭取抗疫斗爭的主動權?國家衛健委主任、黨組書記馬曉偉就上述問題接受了新華社記者專訪。

           如何做到“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擴容床位近11萬張,多措并舉解決收治難題

           問:從“四早”“四集中”到“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等決定戰“疫”走向的重大節點中,我們如何因時因勢調整疫情防控著力點和應對舉措?

           答:在疫情防控全過程中,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深刻把握湖北、武漢與全國“兩個戰場”的辯證關系,堅持科學防治、精準施策,堅持疫情防控與患者救治并重。

           1月27日,中央指導組進駐武漢,指導湖北等疫情嚴重省份防控工作。當時疫情防控最突出的矛盾是,病例數量“井噴式”激增與醫療資源供給不足。“增加床位”是最緊迫的任務。我們每天與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研究,最后決定不能在現有床位里打轉轉,四種辦法拓展床位,報請中央同意,組織實施。

           一是建設方艙醫院,共建設了16家。二是新建火神山、雷神山醫院。三是改造現有醫院。四是征用530多個賓館、培訓中心、療養機構,改造為隔離點。通過建立梯次布局的應急防治網絡,擴容床位近11萬張。在上述舉措中,大規模建設方艙醫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武漢市的新冠肺炎患者,每4人就有1人是在方艙醫院治療的,做到了“零感染、零死亡、零回頭”,方艙醫院發揮了改建快、容量大、成本低、集中度高等優勢。

           提高收治率、遏制社區傳播,通過“攻堅戰”爭取抗疫斗爭主動權

           問:在提高收治率的過程中,武漢市疫情持續蔓延,并有大量的社區傳播。為徹底控制傳染源,我們打了怎樣的“攻堅戰”?

           答:1月23日,黨中央以對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高度負責的態度和巨大的政治勇氣,果斷作出關閉離漢通道的決策。實踐證明,這是阻止疫情快速擴散蔓延的關鍵一招。

           離漢通道關閉后,對社區傳播的阻斷成為控制疫情的關鍵。2月3日,孫春蘭副總理率領中央指導組到武漢市指揮部部署社區“確診、疑似、發熱、密接”四類人員分類集中管理,打了三場“攻堅戰”。第一場是“拉網排查”,2月6日推動武漢市召開社區排查電視電話會議進行部署,不落一戶、不漏一人。第二場是“集中收治”,調集167輛負壓救護車,抽調醫務人員、社區干部和公安干警等組成轉運隊,邊排查、邊收治、邊清零,24小時晝夜奮戰。第三場是“清底排查”,針對前期排查存在盲點、仍有病患滯留家中的情況,2月17日再次發起為期3天的清底大排查。武漢市實現新增病例應收盡收、日清日結,爭取了抗疫斗爭的主動權。

           同時,我們堅持“外防輸出、內防擴散、嚴格管控”策略。從中國疾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和30個省份的疾控中心、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選派近千名優秀疾控和公共衛生人員,組成36支防疫隊馳援湖北,與當地疾控人員并肩戰斗。一是提高核酸檢測能力。二是重心下沉、關口前移,構筑起群防群控的嚴密防線。三是精準指導加強重點單位、重點場所和重點人群防護。四是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后,精準推動防控措施由“圍堵”向“防御”轉變。我們提出,4月8日決不是疫情防控阻擊戰最后的勝利日,解封不等于解防,零新增不等于零風險,突出做好無癥狀感染者的防控管理。

           從全國馳援到患者清零,打響感天動地的生命保衛戰

           問: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武漢實現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這標志著什么?在這場馳援湖北的生命大救援中,“中國醫生”這個群體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答: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湖北、武漢疫情防控和醫療救治工作處于復雜膠著的“戰時”狀態。特別是疫情初期,由于對新冠病毒認識不足、防護物資嚴重缺乏,湖北省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

           從1月24日開始,醫療隊員從春節團聚的飯桌上與家人告別、義無反顧沖上疫情防控第一線。全國42600余名優秀醫務人員投入主戰場,我們對醫療資源全局把握、有力把控,使支援醫務人員力量水平與支援任務量、救治難度相匹配。

           經過艱苦努力,4月24日,湖北重癥和危重癥患者清零;4月26日,武漢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這標志著以湖北、武漢為主戰場的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階段性重要效果;標志著我國新冠肺炎治療水平處于國際前列;標志著我國近年來重癥醫學、呼吸道傳染病救治等達到了一個新水平。

           在這場馳援湖北的生命大救援中,有21個省份派出醫務人員超過千人。其中,江蘇、廣東、遼寧3省超過2000人。因為湖北、武漢的背后是14億中國人民。廣大醫務人員把每一名患者看作自己至親至愛的人,全力救治,窮盡一切手段,絕不輕言放棄。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擺在第一位,就是要求我們要像釘子一樣釘在這里,扼住病魔的咽喉。

           在這場艱苦卓絕的抗疫斗爭中,廣大支援湖北醫療隊員與當地醫務人員共同頑強拼搏、日夜奮戰,打響了感天動地的生命保衛戰。經受了疫情的鍛煉和洗禮,年輕一代醫務工作者愈加成熟,他們將成為護佑人民健康的中堅力量。

           管理與救治雙管齊下,50天內實現診療方案快速“迭代”升級

           問:診療方案,不只是印在紙上的文字,也彰顯著中國人民共戰疫魔的智慧。作為新冠肺炎救治工作的遵循,國家診療方案如何在不到50天的時間里快速更新“迭代”升級?

           答:患者救治始終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而新冠肺炎作為一種新發傳染病,醫學界對其致病機理掌握較少。我們從加強內科救治,提高基礎醫療護理質量起步,采取積極、科學、靈活的救治策略,從管理與救治兩方面入手,不僅承受住暴發流行期診療量激增的“沖擊”,而且隨著對疾病認識的深化和戰線的穩定,救治水平不斷提高,武漢重癥患者轉歸為治愈的比例從14%提高到89%。

           管理方面,堅持“四集中”原則,將重癥患者集中到重癥定點醫院,采取國家醫療隊整建制接管、“以院包科”“以省包科”“以省包市”等模式,強化重癥救治。加強制度建設,在重癥定點醫院抽調各支醫療隊管理、業務骨干組成“聯合醫務處”“聯合護理部”“聯合院感控制部”和“聯合專家組”,迅速建立醫療服務指揮系統和醫療質量共治共管體系。組織院士團隊、相關學科帶頭人組成國家專家組,將重癥患者納入個案管理,建立和落實患者日評估、疑難病例討論會診、專家組定期巡診、整體護理、死亡病例討論等制度,7次制修訂診療方案,3次制修訂重癥患者診療方案,提升醫療救治的規范化、同質化水平。

           救治方面,堅持“五個結合”,即基礎醫學與臨床實踐相結合,前方臨床救治與后方多學科支持相結合,醫療與護理相結合,醫療與管理相結合,中醫藥與西醫藥相結合,邊治療、邊總結、邊探索、邊完善,不斷提升治療的針對性整體性創造性。

           一是不斷總結臨床救治經驗。我們發現隱匿且難以糾正的缺氧是新冠肺炎重癥的主要特征之一。我們及時調整治療策略,推廣“插管小分隊”“護肝小分隊”等做法,盡早使用有創呼吸支持。

           二是及時進行基礎醫學研究。組織開展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尸體解剖和病理學研究,從病理結果綜合分析中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主要表現為病毒性肺炎,同時也可造成多臟器損害,治療上應更加注重多器官、多系統功能保護和功能支持。

           三是及時發現有效的抗病毒藥物。從病毒致病等原理入手,尋找突破口。從現有的針對相似病毒的抗病毒藥物中廣泛篩選、仔細論證,發現藥物。

           四是注重發揮中西醫結合、中西藥并用的獨特優勢。從傳統醫學寶庫中尋找治療方法,對癥施治。中醫領域院士、專家研究篩選出“三藥三方”,湖北全省中醫藥使用率、臨床治療總有效率都超過90%。

          來源于:中國中醫藥報


    浙江风采网